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美男榜

第五百四十二章:又怀孕了吗?

美男榜 小鱼大心 6392 2019-02-06 17:49

  众人都在暗中寻着唐佳人,唐佳人却不知所踪,这真是一大奇事。

  在公羊刁刁的巧手下,二人易容成了一对儿年轻的夫妇。穿着普通的衣裳,顶着一张毫不引人注意的脸,在热闹的集市中穿梭,尽情的吃、放纵的喝、开怀的笑……

  没有任何的阴谋诡计,只是单纯的携手同游,简简单单、痛痛快快,又岂是一个快哉就能形容得了的?

  眼瞧着年根到了,集市上热闹非凡,采买年货的人三五成群,甚是热闹。小贩们的叫卖声此起彼伏,在冰天雪地里热闹成一片,将空旷旷的心挤得满满的。

  人们或挎着篮子,或挑着担,或背着包裹,或赶着牛羊,掏出带着体温的银钱铜板,扯上几块花布,买上半袋子米面,再称上几斤猪肉,还要拜托那屠夫多切些肥肉,回家香香嘴巴。

  刚出锅的馄饨,热气腾腾,吞一颗下肚,让整个人都暖和起来。点些辣子,出一点儿汗,整个人都舒服得想哼哼。虽说外面着实有些冷,馄饨放置一会儿就会变凉,但抢在变凉前一口气吃完,也未尝不是一种舒爽偎贴。

  唐佳人一连吃掉两碗馄饨,连口汤水都没有留,看得摊主眉开眼笑,打趣:“小娘子,咱家这馄饨最是料足味美,你说是不是?”

  唐佳人接连点头,道:“那是!来,再来一碗!”

  公羊刁刁用脚踢了唐佳人一下,唐佳人立刻转头看向公羊刁刁,问:“你还能吃一碗不?”

  公羊刁刁摇头。

  唐佳人对摊主道:“那就算了。”

  摊主爽快地应道:“好咧~你们二位慢慢吃。”继续招待其他客人。

  公羊刁刁的吃食素来精致,像这样坐在室外一边挨冻一边吞咽粗糙的馄饨,那是以前从来不曾想过的事情。如今吃起来,倒也不矫情,一口一个,如同普通人家的男子没什么两样。若说有,也只是身子太纤细了些,明显是个肩不能挑担的。

  自从和佳人同游,公羊刁刁的身子板明显比以前好上许多。就连饭量,也比着以前多了两倍不止。像这么一大碗馄饨,若是以前,那可是他一整天的饭量,而今只是一顿而已。

  他喝下最后一口汤,放下碗,将冻得有些青紫的手伸入怀里,掏出一个粗布袋子,打开封口,掏出一把铜板,认真数了数,这才将其交给摊主。

  摊主数了数,笑吟吟地道:“二位慢走。”

  公羊刁刁拉起佳人,走出避风处。

  唐佳人踢着腿,拉长调调儿道:“我没吃饱哦。”

  公羊刁刁道:“你那吃法,不引来探探探…… 探子才怪。咱们可是说好的,要要要…… 要少量,多吃。”

  唐佳人在空中嗅了嗅,眼睛就是一亮,立刻扯着公羊刁刁冲到一个炉子旁,买了两只大大的烤地瓜,将一只塞给公羊刁刁,一只自己捧着吃。

  公羊刁刁道:“我不饿,你吃。”

  唐佳人道:“捧着,暖手。”

  公羊刁刁的眼中荡出不一样的颜色,目光落在唐佳人的身上,如同春暖花开。

  唐佳人撕开烤地瓜的皮儿,咬着那黄色的肉,香得眯起了眼睛。热气腾腾的香气,扑在她的脸上,尽管易容后的脸十分普通,却仍旧有种诱人的风姿在里面。真正的美人之美,由内而外,无一不美。

  表象之美,始于人们对于眼睛的推崇;骨中之美,源于人们对魂魄的敬仰。缺一不可。

  唐佳人百忙之中抬起头,扫了公羊刁刁一眼,咬着地瓜,含糊地道:“你也吃,别总盯着我看。”

  公羊刁刁却不肯收回目光,霸道地道:“你吃你的,我看我的。”

  唐佳人冲着公羊刁刁呲牙一笑。

  公羊刁刁道:“好丑。”嘴里虽这么说,眼睛却不舍得离开片刻。

  唐佳人道:“丑你还看!”

  公羊刁刁道:“若你真真真…… 真变这么丑,就好了。只我一个人,将你当当当…… 当成宝贝,日日看着,便心中欢喜。”

  唐佳人横了公羊刁刁一眼。眸光中,没有埋怨和挑剔,只是一种特属于佳人的娇嗔,不那么明显,却诱人至极。

  公羊刁刁的呼吸一乱,心跳突然加快。他用手摸着胸口,嘀咕道:“不许这么看看看…… 看别人。”

  唐佳人不解,咬着地瓜问:“为何?”

  公羊刁刁口是心非地回道:“惹人厌。”

  唐佳人毫不在意,又横了公羊刁刁一眼,转而却忍不住笑了出声。

  公羊刁刁陪着她笑,样子有些傻。

  在外人眼中,这明显是一对儿新婚不久的小夫妻,正是恩爱的时候,瞧着那眼神儿,便是蜜里调油。

  有那坏小子,点了个爆竹,在佳人脚下炸开了花。

  佳人吓了一跳,手中的地瓜掉落地上,摔成了饼。

  公羊刁刁拿着地瓜的手倒是挺稳,却也被惊到。

  唐佳人举目望去,但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子正冲着她做鬼脸。唐佳人三步并成两步,冲了上去。

  坏小子也不躲,当即嘴巴一咧,嚎叫道:“娘啊!有人打我!有人打我!”

  一个干瘦的女子操着擀面杖便跑了过来,眼神不善地瞪着唐佳人,问坏小子:“宝儿不哭,告诉娘,谁打你?娘揍不死她!”

  坏小子一手指向唐佳人,眼神那叫一个得意。

  干瘦女子立刻抡起擀面杖逼退佳人,口中还骂骂咧咧地道:“这么大的人,欺负一个小孩儿,糟心烂肺子的东西!没脸没皮的小-娼-妇!”

  唐佳人咂舌。这是非黑白,怎被颠倒得如此顺溜?

  公羊刁刁沉着脸上前,手腕一动,看样子是要动手。

  唐佳人拦下公羊刁刁的手,道:“打她!”

  公羊刁刁深吸一口气,撸起了袖子。

  那干瘦女子见公羊刁刁要动手,立刻嚎上了:“杀人啦!杀人啦!这是要活活儿打死我们娘俩啊!孩儿她爹,你再不来,就得给我们娘俩收尸了!”

  话音刚落,一名凶恶大汉,举着一把刀就冲了出来,口中吼道:“哪个王八羔子敢欺负老子的人?!不怕死的站出来!”

  看热闹的人群瞬间向后退去。

  公羊刁刁看向唐佳人,道:“还还还…… 还打吗?”

  大汉一听这结巴,还以为公羊刁刁是被吓坏了,当即瞪眼道:“欺负老子的人,没那么容易!你今天不拿些钱财出来,老子砍死你!”

  唐佳人对公羊刁刁道:“打吧。”

  公羊刁刁问:“怎么打?”

  唐佳人笑道:“我打男人,你打女人。那坏小子,等会儿再收拾。”

  公羊刁刁看了看男人的身板,又看了看那个女人,终是点头了。

  干瘦女子和凶恶大汉对视一眼,觉得这两人就是找死,当即联手冲了上来。

  唐佳人出手又狠又稳又快又刁钻,让那凶恶大汉连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打得嗷嗷惨叫,直求姑奶奶饶命。

  干瘦女子抡起擀面杖,倒是虎虎生威。公羊刁刁离她远远的,捡起一手的石头,一砸一个准儿,愣是将女子打得满头包,最后干脆坐在地上,撒泼大哭。

  坏小子被吓傻了,僵着不敢动。

  唐佳人买来许多好吃的,就蹲在他面前吃。

  坏小子馋得直吞口水,却知道唐佳人的厉害,不敢去抢。他回过身,寻到干瘦女子,让她去给自己买小吃。

  干瘦女子一巴掌挥开坏小子。

  坏小子生气,捡起擀面杖,照着干瘦女子的脑袋打了下去。

  血,染了一地。

  唐佳人冷笑一声,一手抱着美食,一手攥着公羊刁刁的手,迈着悠哉的步伐走了。

  周围看热闹的人在窃窃私语中散去,竟无一人替那家干瘦女子喊大夫。想必,这家人平时就是个跋扈的,如今见他们被收拾,各个儿都高兴着呢。

  待走远,公羊刁刁问道:“生气不?”

  唐佳人呵呵一笑,道:“与我何干?”

  公羊刁刁开心地道:“正是!”

  唐佳人道:“自己生的孩子,自然要自己教好。不然,就是在给自己准备棺材板子。今日那坏小子是落在我的手中,姑且教训一下罢了;它日,那坏小子落在草莽大汉的手中,直接就会被一刀分两半!”

  公羊刁刁点头附和道:“我若出手,他们一家都要脱层皮。”

  唐佳人突然伸出手,抚上小腹,眉头慢慢皱起。

  公羊刁刁关心地问:“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给我看看。”伸出手,就要去给佳人诊脉。

  唐佳人配合着伸出手,眼睛看向公羊刁刁,一眨都不眨。

  公羊刁刁的指尖一颤,呼吸一顿,盯着佳人的双眼微微睁大,慢慢转到佳人的腹部,稳了稳心神,将表情调整到一位大夫应有的样子,努力装得自然。

  唐佳人的心随着公羊刁刁的细微变化而提了起来。她问:“我没事儿吧?”

  公羊刁刁继续诊脉,问:“你为何,突然,捂肚子?”

  唐佳人回道:“我…… 我肚子有些疼。是灌风了,还是怎地?”

  公羊刁刁看向佳人,目光中有种东西,令人心慌。

  唐佳人的呼吸一窒,颤声道:“不不…… 不会是…… 又…… 又怀孕了吧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