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穿梭时空的侠客

第84章嚣张的嵩山派

  群雄心中都是一惊,心道:“谁那么大的胆子,敢打扰刘三爷金盆洗手?”不由得都向门口望去。

  只见大门外走进四个身穿黄衫的大汉,这四人一进门分别往两边一站,史登达从四人之间昂首直入。

  他手中高举着一面五色锦旗,在场的武林豪杰都认得这面旗子,心中同时一凛,这不是五岳盟主的令旗吗?

  来了!陈浩淡淡一笑。

  史登达走到刘正风面前,举着令旗说道:“刘师叔,奉五岳剑派左盟主令,刘师叔的金盆洗手大事情暂且押后。”

  刘正风躬身道:“你就是史登达,史贤侄吧?敢问做盟主此意为何?”

  史登达道:“弟子史登达拜见师叔,所谓何事弟子也是不知,乃是奉命行事。”

  说完后又抢上起步,又向天门道人,岳不群,定逸师太,等人行礼道:“嵩山门下弟子拜见众位师伯,师叔。”其他四名黄衣汉子也和史登达一样对他们躬身行礼。

  他们自始至终没看过其它江湖人物一眼,自然也包括坐在首席的周文,嵩山弟子仿佛看不到他们的存在,连弟子都这般眼高于顶,嵩山派的强势可见一斑。

  五岳众人表情各不相同,岳不群喜怒不形于色只是微微一笑,天门等人也是面带着笑容回礼,只有定逸师太甚是欢喜,她是个直来直去得人,喜欢江湖上的逍遥自在,何必去做什么官!她想劝刘正风,可刘正风绝对不听她的这时听史登达阻止刘正风,她才会如此开心。

  刘正风心中却是惊讶脸上郑重的说道:“这五面令旗是我五派所共制,见令旗如见盟主,原本是不错,不过在下金盆洗手实属私事,既没违背武林规矩,更与五岳缴毫不相干,那便不受五岳令旗的约束请转告令师,刘某不奉旗令,请左师兄恕罪。”说着就向金盆走去。

  史登达身子一晃,抢在了金盆之前,右手高举令旗,说道:“刘师叔,务请师叔暂缓金盆洗手。”

  刘正风道:“我这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非要刘正风停止金盆洗手?难道非要我在天下英雄面前出尔反尔不成?要叫天下英雄都耻笑于我吗?”

  刘正风连着三问,把史登达问的也是一时无言以对,史登达顿了顿又说道:“刘师叔是铁骨铮的汉子,义薄云天,武林同道向来对师叔甚是尊敬,我师父也很是敬佩刘师叔的为人,师叔大名远播于天下,金盆洗手这样的大事可不能如此简简单单。”

  定逸师太也劝道:“刘师弟便搁浅一天又何妨,明天也是不晚。”

  刘正风听众人都如此相劝,点头道:“既然师太也相劝,刘某金盆洗手延至明日再举行,请各位好朋友都不要走,在盘桓一日,待在下向嵩山派的众位师侄详加讨教。”

  就在此时突听后面有一女童的声音叫道:“喂,这是干什么的?我爱去哪玩就去哪玩,你管的着吗?”群雄一怔,听她口音便是昨天带着岳不群去妓院寻找令狐冲的少女曲非烟。

  紧接着又听一个男的说道:“你们两个给我安安静静的坐着,不许乱动乱说,过一会,我自然会放你们走。”

  曲非烟又道:“这可是人家刘府内眷住的地方,你们这些人非要堵着门不让我们出去,凭什么?

  那男人像是说不过曲非烟,无奈的说道:“好吧,好吧,你愿意去哪里都可以,不过要请刘姑娘在这里待一会。”

  曲非烟道:“刘姐姐说见到你很讨厌,你快给我走的远远的。”

  又听得另一个女子的声音道:“妹妹咱们走吧,别理他。”

  那男子道:“刘姑娘,还是请你在这里稍等片刻吧!”

  听着后院的对话,刘正风火冒三丈,怒骂道:“哪一个大胆狂徒到我家里来撒野,居然敢对我箐儿无礼。”

  向大年赶到后堂,只见师妹刘箐和曲非烟挽着手站在后院的院门里,一个嵩山派的弟子张开双手,拦着她们二女,向大年不禁心中有气,咳嗽一声,大声道:“这位师兄为何在此地站着,怎么不到厅上坐着?”

  那人傲然道:“不用了,奉盟主号令,要看住刘家的眷属,不许走脱了一人!”

  刘正风听此更怒,身子微微发抖,气愤的喊道:“嵩山派来了多少弟子,大家干脆一起现身吧!”

  他一言甫必,猛听得屋顶上,大厅外,厅角落,后院中,前后左右,数十人齐声应道:“是,嵩山弟子见过刘师叔。”几十人同时叫出来声势响亮。

  群雄大吃一惊,这么多人混在人群里监视刘正风,在场这么多英雄豪杰,竟谁都没有发现!

  定逸师太第一个沉不住气,大声道:“这......这是什么意思?太欺负人了!”

  便在此时,后堂又走出十几个人来,来的却是刘正风的夫人,他的两个幼子,以及刘门的七名弟子,每个人身后都有一名嵩山派的弟子,手中都持匕首,抵住了刘夫人等人后心,片刻后,向大年和刘箐也被他们一同抓了来。

  刘正风气极道:“刘某头可断,志不可屈。”

  他说着就大步向金盆走去,双手刚要伸进盆中,只听‘叮’的一声响,金盆被暗器打中,掉在了地上,屋顶上下来一人,右足一起,往金盆底部踹落,一只金盆顿时变成平平的一片。

  这人正是左冷禅的四师弟费彬,一套大嵩阳手在武林中赫赫有名,他朝刘正风道:“刘师兄,奉盟主号令,不许你金盆洗手。”

  接着就和原来一样,丁勉和陆柏现身,说刘正风和魔道曲阳勾结,谋害武林正派人士,听的群雄一阵愕然。

  刘正风还是选择了不出卖去曲阳,他只说是自己和曲阳只是音乐相交,从没想过谋害过什么人。

  过了片刻刘正风被逼的没有了办法,只好先行动了手,他偷袭费彬一招得手,左手抢过他的令旗,右手拔剑,横架在他的咽喉,左肘连撞,封了他的三处大穴。

  他这一招胜在偷袭,费彬的武功本就与他在伯仲之间,他一招衡山派的绝技“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式”一举骗过了费彬才侥幸得手,他把长剑架在费彬的脖子上,沉声道:“刘正风斗胆夺了五岳令旗,也不敢威胁两位师兄,只求师兄能放过我的家眷、和徒弟们,刘正风千刀万剐任凭处置。

  岳不群道:“刘师弟,言出如山,他既这般说,大家都是信得过的,来来来,咱们化干戈为玉帛,刘师弟,你放了费师弟,大伙喝杯解和酒,明儿一早,刘师弟带着家人子弟,便离了衡山。”

  陆柏却道:“师兄们都这么说,我们怎敢违抗众意,可费师弟招刘正风暗算,我们若答允,岂不堕了我们嵩山派的面子,如此传扬出去,嵩山派脸面何在?”

  陆柏又向狄修说道:“动手。”

  狄修阴阴冲刘箐一笑,道:“是!”

  说罢手中长结送,就要刺穿刘箐的心脏,让他先尝尝丧女之痛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